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六肖中特 > 繁体字 >

到底是简体字好还是繁体字好?为何中国要舍弃繁改用简?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繁体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汉字是典型的表意文字也是唯一一个还在大规模通用的象形文字。这当然是因为祖先的伟大创造,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文字系统的传承自然有着优越的一面。千百年后的我们依旧能够无障碍的学习当年古人的文化,体会他们的心境。

  然而,汉字从甲骨文演变到现在的汉字还是走过了一条漫长的道路。可以说,汉字一直处于不断的变化中,简繁互补是中国文字的演变规律。

  今天我们知道的最古老的汉字是甲骨文,它的笔画最为简单,但总量过少,因此到了商周时期的金文又分化出许多字来,秦的小篆比六国文字繁复,而之后的隶变更是比今天的简化字更为彻底,也开创了汉字与偏旁形体不一的先河。

  但是,至少直到今天,还是有很多人因为繁体字被简体字取代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事实上,舍弃繁体字一直是知识分子们嘲讽的重点。他们认为:繁体字才是中国文字在进化过程中自然演变出来的。而简体字则是无理由的简化,很多不同的字被合并,有些代表不同含义的字也被粗暴的合并在了一起。这样的文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损失了文化的底蕴。

  然而,作为一种工具,汉字不仅仅是在传承文化,它还承担着沟通,记录的作用。

  事实上,古代社会中,汉字是一种统治阶级的特权。想要读书识字是需要付出功夫和时间的,作为劳苦大众,农民很少有识字的,甚至,有很多工匠和士兵都是目不识丁的。文字在这个时候是士大夫阶层用来教化百姓的工具。识文断字,在当时就意味着高人一等。

  但很显然,“孔乙己“这一类人所显摆的茴香豆的“茴”字的四种写法对于社会进步并没有积极作用。最多只能让这个穷困潦倒的书生臭显摆而已。

  而进入近代以后,国运衰落,为了振兴中华我们就不能放任这种现象。汉字必须要规范化,而且,要尽可能让更加多的人学习。为了这个需要,简体字当然远比繁体字更加适用。繁体字复杂,且同一个字有很多种写法。所以,非常不利于推广。

  近代汉字简化运动,源于太平天国,为了提升识字率,在太平天国玉玺及官方文件都书写简体。经非正式统计,太平天国总共使用一百多个简体字,其中80%为后来采用(当代中国的文字改革第38页)。

  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全国范围内的汉字的简化运动从民国时代就已经开始了。但是,由于民国政府效率不足,并且,他们的政策并不能传达到各地,即使传达到各地政府,政府依旧没有能力执行。所以,现在台湾人所鼓吹的“中华正朔”从根本上来说只能体现民国政府的无能。

  汉字的简化工作实际上是一再被搁置的。等到新中国成立以后,这种现象才得到了改善。

  广义上的简化字通常指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俗体字与异体字。狭义上的简化字通常指中华民国时期颁布的《第一批简体字表》。

  五六十年代,中国各地都开办了扫盲班,他们相继推出了两版简体汉字,而我们现在使用的汉字则是在二简的基础推广使用的。新中国刚刚建立的时候,全中国超过九成的人都是文盲,而且,大部分都是成年人。对他们来说,简体字才是更加容易接受的文字。

  如果,教给他们繁体字,那么,恐怕直到今天大部分人还都是文盲。甚至,直到21世纪初年,国家还是坚定不移的推广“两基“政策。

  汉字简化的过程当然并不轻松,事实上,还遇到了很多的阻力。但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汉字的简化也不例外。

  汉字简化的工程也不是一个人能够办到的,1909年著名的文人陆费逵首倡汉字简化,后来,他又发表了《整理汉字的意见》的论文。他的意见得到了很多知识分子的赞同,钱玄同、胡适等人在其后推波助澜,但是,终究还是没能将汉字简化的工作推行下去。

  虽然民国时期简体字尚未推行,但是,胡适对简体字的评价非常高。因为,汉字的简化工作并不是由大学者进行的。事实上,在民间早就有简体字的出行,百姓为了日常交流记录方便,在写字的时候通常会省略很多笔画。久而久之,这种简略也就成了约定俗成的认识。

  后来的知识分子主要是在民间改造的基础上进行了整理,并且,他们还参考了各种写法,将大部分常用的汉字进行了简化。可以说,规范汉字中的简化字主要来源于历朝历代的古字、俗体字、异体字、行书与草书的楷书化,以及在抗日根据地与解放区的人民自己创造的一些形声字(如:战、护、宪)、会意字(如:愿、衅、撑)、特征字(如:飞、奋、夺)。

  港、澳、台三地因为历史缘故,直到今天仍旧使用着繁体字。然而,这种因为历史而造成无奈并不能成为繁体字优越的证据。一个能让几亿中国人轻松掌握的汉字和一个复杂晦涩的需要大量练习还无法掌握的精英文字,试问,我们应该选择那一种?

  『《简体字并不是当代社会的“特产”》、《汉字的简化方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khrysancleen.com/fantizi/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