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六肖中特 > 繁体字 >

认错不怪你这些强行被合体的繁体字比窦娥冤

归档日期:04-24       文本归类:繁体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们知道,汉字在造字的时候有一定的规矩,所以经常可以凭借一个字的长相猜出它的涵义。不过,这种「以貌取字法」有时却会翻车。

  比如说长着一个草字头的「苏」字,怎么都看不出来还有「苏醒、复苏」的意思。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它其实是两个繁体字合体而来的!

  原来,当年在制定简化字方案的时候,使用了「一简对多繁」的简化方式,把几个意义不同、读音相近的繁体字合并成了一个简体字。

  这些被强行合并的繁体字,原本的造字方法各不相同,我们当然也就猜不出意思啦。

  比如说刚才提到的「苏」字,它在表示植物的时候,对应的繁体字是「蘇」,比如下图《本草纲目》中的「紫蘇」「水蘇」条目。

  但是当它表示「苏醒、复苏」含义的时候,本字却是「甦」,也念sū。《小尔雅·广名》中说:

  让文字君一直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丑」字,为什么它会对应十二生肖中的牛呢?牛牛这么可爱,怎么会丑呢?

  后来才知道,其实这个字在甲骨文里是一个揪扭东西的手爪形状,后来被借用作地支之一。

  后来在文字简化的时候,「鬼脸醜」被「鸡爪丑」合并掉了,原本无辜的字也变得难看起来······

  让人难以理解的简化字还有「刮风」的「刮」字,为什么这个跟风有关的字会有一个表示刀具的「刂」旁呢?

  其实根本没有,古代繁体字中表示大风吹来的词,其实是长着风字边的「颳」,后来和表示「削刮」的「刮」字合并了,这才显得驴唇不对马嘴。

  即使盯着「姜」字看半天,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它能跟一种做调味品的植物联系起来,无论是「女」还是「羊」都不能。

  尽管文字君知道它是一个形声字,「艹」下面那一大坨仅仅代表读音,可还是觉得古人用它来代表一串串被埋藏在地下的生姜,可惜这个字早已被我们遗忘了。

  更可怜的一个字是「干」,谁能想到呢,它和变形金刚一样,竟然是由三个字合体而成的。

  我们翻开古书会发现,「干」的本义是指一种盾牌,比如「干戈」就是两种兵器,后来代指冲突。

  「干燥」这个含义原本属于「乾」字,它原本是八卦中的一个卦象,和「湿」相对。

  后来大概是为了规范「乾(这里读qián)坤」中「乾」的读音,就被强行简化成「干」了。

  另一个合并到「干」里面的字是表示事物的主体或重要部分的「幹」字,无论是植物身上的「树干」还是动物的「躯干」,原本都应该是这个已经成为历史的「幹」。

  「老少咸宜」这个成语一直以来都让文字君疑惑不已,为什么老人和孩子就适宜吃咸菜?这到底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扭曲?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咸」其实是「全都」的意思,也是这个字的本义,所以清朝皇帝的年号「咸丰」意思并不是咸菜大丰收······

  在古代,表示放盐放多的其实根本不是「咸」字而是「鹹」,一个「卤」字旁就表明了它跟食物的味道有关系。

  其实它原本表示一种古代的乐器,模样有点像古琴,但是用竹制的尺击打琴弦发出乐声——所以它才有一个「」字头。

  真正表示「建筑」的字是「築」字,它的本义是砌墙的时候用来捣土的木棍,所以有一个「木」字底,后来词义转变,它才有了「建造、修盖」的含义。

  原本它的头顶上并不是这么光秃秃,而是有一个「雨」字头,毕竟雨从云中来,看到这个「雲」字我们就能知道它什么意思了。

  古代那些摇头晃脑的书呆子言必称「子曰诗云」或者「古人云」,这里的「云」肯定也不会下雨了。

  「胡」字在古代原本指北方少数民族,比如汉代的匈奴就自称是「胡人」,后来词义扩大到了西域诸国,他们那边来的「胡萝卜」也被冠上了一个「胡」字。

  其实表示「胡须」的字应该是「鬍」字,那个复杂的「头顶」代表的就是毛发。顺便,它的小伙伴「须」字也是简化后的成果,原本它应该是「鬚」字。

  最后再说一个让人悲伤的简化。「余」字的本义其实是人称代词「我」,后来和代表「剩饭」的「餘」字合并,代表「饭」的那个偏旁不见了才能表示「剩下的、多出来的」。

本文链接:http://khrysancleen.com/fantizi/142.html